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然风水的博客

公益天下远名利 天人合一养生命 自然风水自然人

 
 
 

日志

 
 

【引用】(甘子诗歌)秋末诗抄  

2011-11-14 16:3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种状态

火山还在休眠   留下那些森林

他们无视已有的伤口

在野花之外   那些青草的背后

一颗颗泪水被刻意隐藏

你们来吧   来看吧

这个七月没有太多的东西供你们挥霍

 

剩下的   应是那些愤怒

先锋的大旗飘满忧患

他们多么希望唤醒战斗   看热血喷溅

而真实来自懦弱

那怕  来自火山口的一点火星

希望也不会绝灭

 

火山仍在休眠

看那些眼神   他们来自高处

并极力审视自己周围的那些态势

一些幻想永恒   一些渴望毁灭

 

混世

大师们会同巫师

丢尽祈祷  用一些新的恶灵咒语摆弄舞姿

而在身后  那些黑暗的废墟之上

穿着法衣并早已死去的——那一簇簇影子

他们其实正在仔细聆听

来自不同地域的所有声息

 

咒语呢喃   皮鼓震响

黑白不分的世界

人鬼殊途   还有谁来将我等区分

 

内心的影

风   依然遥远

远在南方的灰色之外

而雨的另一边

我看见爱情在海岸上嬉戏

 

少了约定   却多了离别

内心的影子  浮萍一样

徘徊在陌生的路上

 

并非遗言

如果   谁都不能改变

自任孤独奔向绝望

我不希望你独自旅行

那会让你迷失   在我的世界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我会把我的死亡安排在夜晚

你不会目睹而伤悲

也不会让送行的人群 

打扰我隐去所有的秘密

 

那时   当你发现天幕终于被撕破

北方的上空    有流星的划过

 

赤壁

暴风雨之夜

我看到更多鬼魅的奔跑

大地高举起闪电的利剑

血液充盈河流   风声鼓荡嘶吼

来自异域的英雄们

他们丢失了马蹄   鞭断江流

与火焰的最后一战   最终

在史书的深处消亡

 

而赤壁   却兀自走出历史

他不屑于推出几个古代名人

他只是因了火焰烧红的上空   以及

鲜血浇红的大地

愤怒的挺身   沐风雨千年

 

赤壁   赤壁

有谁知道那无边无际的屈辱

最终会附在那些英雄身上

 

山寨版

不是规模作战   亦非小股游击

市场无法充当裁判

不属官方又非同民间

新世纪的南中国   山寨版的旗帜格外招摇

 

最经济的   最形象的   最受欢迎的

山寨版自豪地说

给我们一个蓝图   我们会造出一个新世界

 

民工兄弟

流云飞过天空

看越来越瘦的黄昏

汗滴悬挂在晚餐的边沿

谁来品尝滋味的悠长

 

城市就要发情   在夜幕的遮掩中

许多不可言说的事情正在发生

我的民工兄弟们

用一斤二锅头   把一个短暂的黑夜

醉倒在自己的梦里

 

然后   就开始黎明

看这个我们一砖一瓦垒砌的城市

压迫着我们   无处可逃

 

 

据说

据说一些明星又以离婚来炒作了

裸婚的也紧跟其后

 

据说落马的巨贪被Q币了

那继续上马的又何曾停止

 

据说所有的食物都有毒了

为防饥荒还得继续制造

 

据说房价要降了

而能买起房的人民越来越少了

 

据说明星都入外籍、钱财都外汇了

而回来演本土戏挣本土钱的越来越多了

 

据说动车追尾的调查有结果了

是人为是器材原因多得说不清

 

据说   据说这许多奇事都是真的

他妈的偏偏有许多人不相信

 

角色

远处   暮色苍茫

木卡姆走向湖边   他的脚步充满绝望

顺着大片归巢的牧群

他的眼泪流过东山    苏珊依旧没有回来

黑夜就要来了

他离爱情却远了

 

布谷布索性闭上眼睛

他不忍心看那萧瑟的画面

在他心底的那片牧场上

苏珊蝴蝶般舞着  百灵一样唱着

爱情很公平地支配    幸福属于所有人

 

还有最后的葛赛   他不再矛盾

他只有走出剧情

解放自己   解放爱情

看着苏珊快乐无尽

他很自豪    为自己那个性的人生

 

 

某种写意

白天就睡在翠叶的梦间

它淡香的呼吸如大雨的金翅

飞在空间   飞在迷离的草际

也飞在雄鹰的眼皮之外

 

而那些阳光   就在巴里坤的最高处

它们尽情地飞翔   并漠视一盏油灯

油灯会照亮中亚的亘古之夜吗

 

草在舞蹈   天空也在舞蹈

我相信自己必然是清醒的

那黑夜呢   当歌声停止

在一些无法被照亮的角落

死亡已经开始    看那些花枯叶落

时间    时间啊

短暂的轮回   早已没了轨迹

 

声明:未经过作者的授权,任何纸质刊物均不得刊发此文,如有侵权,必将诉于法律!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